“快手一哥”辛巴的得志人生

原创 PC4f5X  2020-12-16 14:51 

来源:鬼文子

作者:鬼文子

网红辛巴最近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。

“假燕窝”事件余震还在继续,辛巴团队的其他产品质量问题相继被爆出,连政府部门也介入了调查。网上有一些人开始瞎猜,说这个寒门逆袭的“土豪”可能要凉凉了。

一、

辛巴原名辛有志,1990年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通河县。从小,他家里的条件就非常艰苦,一家人只能挤在在父亲借来的一个四面透风的仓库,寒冬的夜晚,躺在床上都能看见屋外的星空和白霜。

因为穷,辛巴一家很不受村里人待见,这让他从小就养成了懂事、独立、好强的性格,每次被一些小伙伴欺负,他都会默默攥紧小拳头,暗暗发誓一定要“早当家”,干出一番事业让大家对自己刮目相看。

2000年,10岁的辛巴开始骑着自行车卖林蛙、蔬菜、袜子,补贴家用。小小年纪的他,做起生意来有模有样,一个月下来也略有小赚。

2006年,16岁的辛巴凭借做小商贩积累下来的原始资本,开始转行做粮食收购中间商,每天能赚个三五百差价,这让他一下成了村里赫赫有名的小商人。

2009年,辛巴的生意遇到了瓶颈,他觉得在老家这个小地方虽然生活很惬意,但很难把事业做大做强。作为一个未来要干大事的人,他果断决定跳出舒适区,杀向繁华的大连。

大城市的霓虹灯迷乱了血气方刚的19岁少年,辛巴到大连后,开始变得不务正业,迷上酒吧和各种高消费场所,每天无所事事,只见钱包空,不见钱包鼓,没过多久,就欠了几十万债务。

二、

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为了还债,也是为了躲债,辛巴决定去日本打工,因为日本离他老家近,而且听一些老乡说那边打工一年可以赚二三十万。

2012年,辛巴通过野路子弄了个留学生签证,漂洋过海来到日本,在一家小饭馆后厨打杂。为了省钱,他借住在一个远方亲戚家,但仅仅只住了半月,就被亲戚扫地出门了。

如果说之前村里人的冷淡只是对辛家条件的蔑视,这一次,22岁的辛巴真正体会到了“远亲不如近邻”的人情冷漠和世态炎凉。

举目无亲,身无分文,语言不通,辛巴只能从垃圾堆里捡来别人丢弃的被子、衣服睡在公园角落,捡废品度日。即便如此落魄,他还是拒绝了父母在跨国电话中让其回国的要求,他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。

很快,机会来了。

2012年海淘刚刚兴起,很多国外的货物开始在国内走俏,其中有一款日本花王纸尿裤吸引了辛巴的注意力,打小开始做生意的他调查一番后,断定这其中一定会有不错的利润空间。

于是,利用之前做生意积累的一点小人脉,辛巴开始没日没夜的在日本四处收购花王纸尿裤,不停地囤货,再卖给国内采购商,一包赚10块,最多的时候他一天就能赚3000多。

两三个月下来,辛巴就通过纸尿裤赚到了一辆车的钱,他激动地给父亲打电话,说几十万的债大概半年就能还清。

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许多中国采购商纷纷找到辛巴提纸尿裤的货,仅半年时间,他就打了一场顺利的翻身仗,在日本混出了自己的圈子。

2013年,辛巴成立了公司,开始招人帮忙,最多的时候公司拥有六七十个员工,400来平的仓库。

可好景不长,不久他就出事了。

2014年,日本共同社发布了一则“日本一台湾中餐馆老板因涉嫌非法囤购纸尿裤被捕“的报道,而辛巴就是报道的主人公。

辛巴在两国间违法跨境倒卖纸尿裤,违反了《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》,日本警方不仅没收了辛巴所有财产,还对其判处了两个月刑期。

这下可好,人财两失,还要在日本看守所3平米的封闭小房间度过两个多月的漫长日夜。

两个月后,辛巴出狱,随后便被遣送回国。

三、

2014年下半年,辛巴回国,正赶上国内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,网购兴起,于是他跟风开了一家“baby去哪儿玩”的淘宝店卖母婴产品,由于新店成长期太漫长,心急的他没赚到什么钱就撤了。

同年,跨境电商流行起来,国内又有一大批上赶着做海淘生意的人。辛巴对此很有想法,但因非法海淘被抓出狱才没多久,所以父母极力反对辛巴再蹚浑水。然而辛巴却自有主张,拿出30多万办了一场同行交流会,欲从中寻找合作伙伴。

30多万没有白花,不久真的有合作伙伴找到了他。对方拿了4000万在天津成立公司,给了辛巴25%的股权,让他做该公司的总舵手,负责渠道、采购、财务等主要业务,25岁的他当即就答应了。

年轻人太年轻,根本不懂商场的尔虞我诈。辛巴以新公司为家,像打了鸡血似的忙前忙后,最后却被架空权利,套走合作、采购渠道等机密信息,这时他这才明白,自己又跌了个跟头。

这时,4G时代已经到来,智能手机改变了人们生活,诸多电商平台快速发展,朋友圈的微商更是疯狂扩散,辛巴从中看到机遇,创立了一家贸易公司,并推了品牌棉密码和辛有志严选。

2017年,众多短视频网红相继崛起,辛巴觉得这必是日后大势,于是,他加大了短视频的投入。

然而,虽然他前期在短视频平台分享了很多精彩的人生经历和创业故事,还经常送出比较丰厚的抽奖福利,但效果却微乎其微,吸引到的粉丝并不多。

与此同时,当年李佳琦的淘内粉丝已达到数十万,一举拿到了当年淘宝直播盛典中的top主播,并在抖音拥有了不少忠实的拥趸。

2018年,见做内容很难吸引到粉丝,辛巴换了一种思路,开始尝试游走在已经崛起的各大网红直播间,通过刷榜的方式给自己账号引流。

这招很管用,狂刷几百万后,他成为了众多人眼里的“土豪”,也成功为自己引到了几十万粉丝,其中就有他现在的老婆初瑞雪。

初瑞雪是快手初代网红,辛巴在一来二去的刷榜引流过程中,也成功将初瑞雪刷成了自己女朋友。有了初瑞雪帮助,他开始在快手平台风生水起。

那时,快手电商化势头迅猛,辛巴靠积累的名气卖起了货,草根出身逆袭成土豪的经历,实在太对当年快手用户那口味了。

很快,他靠直播带货赚得盆满钵满,人气也越来越高。

四、

见直播带货很有赚头,辛巴又模仿卡戴珊家族建立了自己的”818家族“,收了时大漂亮、蛋蛋小朋友、猫妹妹等一些有不错粉丝基础的网红做徒弟,大家抱团做直播带货。

在辛巴的调教下,“818家族”的网红一个个“戏精”附体,面对镜头不仅会哭敢跪还很能吼。一顿操作后,“818家族”迅速崛起,连快手另一个家族“驴家班”的带头大哥二驴都称其是“史上最强家族”,“谁也干不过”。

名利双收后,辛巴并不满足,他觉得快手这个平台还不够大,他要破圈,走进大众视线,思来想去,他想到用自己和初瑞雪的婚礼做文章。

2019年8月18日,辛巴和初瑞雪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场举办了一场豪华婚礼。这场婚礼声势浩大,可以媲美黄晓明与angelababy当年的“世纪”婚礼。当天夜晚,辛巴狂砸千万重金,邀请了42位明星助阵,包括成龙、邓紫棋、张柏芝等一众大咖。

有了明星大咖的助阵,这场婚礼一下子引发了无数网友的关注,辛巴趁机在婚礼现场做起了直播带货,销售额高达1.3亿,算下来,他不仅收回了邀请明星艺人的成本,还净赚不少。不得不说,这一波操作真的很秀!

婚礼过后,辛巴的粉丝疯涨上千万,他的事业也迎来了高光时刻:2019年9月9日在9.9聚划算销售额突破1.25亿;9月26日登上当日天猫行业排名第一名 ;9月30日参加的“中国海宁皮草粉丝节” 总销售额1.6亿;10月20日获得韩国国会颁发的“感谢奖” ;11月10日获得“天猫首席主播”称号 ……

现在来看,整个2019年可谓是辛巴的巅峰之年,这一年他不仅名声鹊起,在直播带货上赚到了N个“小目标”,在慈善事业方面的表现也不错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辛巴在2019年之前虽然经常有豪掷千金的消息出现,但很少见他做公益,他真正高调做公益的行动是2019年年初开始的。

2019年,他做公益好像特别喜欢壹基金,年初他的第一笔善款捐给了壹基金,用来支援凉山大火的公益项目;他年底的最后一次捐款还是捐给了壹基金,100万善款全部用来推广太极禅文化。

才知道,李连杰和马云创办的太极禅居然还需要民间公益捐助,可见中国传统武术的推广工作有多么不容易。

不过,到了2020年,辛巴的慈善事业就很少和壹基金有关系了,大概是和壹基金打交道多了,他觉得自己也可以搞个基金。

2020年1月,他真的搞了一个基金。当月,为了助力疫情,他捐了1亿元现金给武汉慈善总会,又拿出5000万元成立了辛选抗疫专项基金。

一时间,全国网友震惊了,各大新闻网站的公益频道纷纷挂出了辛巴的名字,无数赞誉蜂拥而来。

五、

名利双收后,辛巴开始有点飘,关于他的争议也越来越多。

他经常在直播间破口大骂,被diss的对象主要有网红、企业品牌以及明星嘉宾。

2020年4月,他和快手网红散打哥发生骂战,结果双双同时宣布退网;2020年6月,辛巴和张雨绮联手直播卖货,结束后他指责张雨绮假大方,结果惨遭对方打脸;2020年8月,他在直播间为荣耀X10 Max带货时,临时让品牌方在已经优惠的情况下加送耳机,被拒绝后,他当即说要停止与华为荣耀的所有合作,并号召粉丝退货……

他甚至还diss快手平台,在退网期间,喊话快手官方,“快手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,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的类目中,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,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。不管你们八卦怎么爆,我辛有志今天说的全部都是事实。”

然而,快手官方怎么可能服软,在我的平台混,还想喧宾夺主不成,有本事你辛巴和旗下的网红别在快手上直播。

辛巴当然舍不得快手的流量,不久他就张罗着让自己的女徒弟蛋蛋和时大漂亮上线直播,以“替父出征”的旗号,大打苦情牌,两位徒弟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着喊着师父不容易,彷佛辛巴仙逝了一般,一些粉丝也跟着怀念辛巴,呼喊他复出上线。

这一波苦情操作铺垫得不错,没过多久,辛巴在快手上满血复活了。但复活后的他在线上并不收敛,继续大杀四方,这种豪横的气势还被他带到了线下。

2020年10月,他在出席某酒店活动时,因保安大声呵斥了旁边的粉丝,便指着保安鼻子怒吼要求其给粉丝道歉,还为粉丝包下整个酒店房间讨要说法,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。

五、

其实,辛巴已经很成功了,短短几年的时间,他收获了几千万粉丝,拥有自己的品牌,入股了儿童品牌ABC KIDS母公司,收获了无数金钱和荣誉。毫不夸张的说,他的流量丝毫不亚于很多流量小鲜肉。

这个时候,如果他沉下心来,完全可以成为一代商业领袖,但显然更享受自己站在台前,撸起袖子迎接千万粉丝山呼海啸。

2020年11月,有用户质疑辛巴徒弟时大漂亮售卖的燕窝“是糖水而非燕窝”,他不仅亲自出面辟谣,称质疑燕窝的用户是敲诈团伙,而且还言之凿凿的表示“倾家荡产也要起诉诽谤之人”,态度十分强硬。

直到职业打假人王海拿出燕窝质检报告,他还是没有认清形势,不仅没有第一时间道歉,反而甩锅混淆视听。

最后,诸多权威媒体相继点名,舆论风向越来越难控制了,他才出面紧急声明,表示愿意先替商家承担6200万元的赔付责任,但已经没什么用处了,“辛有志严选”已经成了一场笑话。

事件的持续发酵,一发不可收拾,委屈的辛巴再次动情落泪,如果这样能调动粉丝的愤怒情绪,然后掀起一阵舆论浪潮,或许是辛巴最想看到的。

可悲的是辛巴的遮羞布已被扯下,一片浮华最终都将成为一地鸡毛。

电商直播带货的风口还正当时,无论是辛巴还是李佳琦、薇娅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而摆在辛巴面前的障碍已经十分难跨越。

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,就看真性情的辛巴接下来怎么演了。

做人还是低调些好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zhouyunfei.com/269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